常年冷坑冷cp。
会摸点鱼,会写点文。

☝️一个鹰蚁鹰脑洞⬇️肯定有虫不捉了:D
画不画随缘了。
九头蛇AU私设注意,设定在以前发的摸鱼里(。
本来只是想写几句话的,不知不觉就满屏废话了……就当是卖个安利吧。

*
克林特第一次见到蚁人的时候,觉得这个人就是个面瘫。冰冰冷的性格话也不多,看上去对什么都不感兴趣。这种人绝对不会是自己喜欢的合作类型。

“克林特巴顿。”他主动的伸出了自己的手向对方示好。

“蚁人。”比自己矮半个头的人握住了自己的手。

“介意分享一下真实姓名吗?”他又送给了对方一个wink和讨喜的微笑。

我克林特巴顿就是这么大方。
他沾沾自喜。

“介意。”蚁人毫不客气的把手抽走了。

“…我觉得没这个必要,反正咱们以后也就绑定了、既然是同伴关系连一点彼此之间的信任都没有吗?”他假装可怜的眨了眨自己漂亮的蓝眼睛,毕竟没有人会对这双眼睛说不。

然而对方的反应还是狠狠的打了自己的脸。

“我觉得你话太多了。”对方转头就走,然后仿佛想起了什么在门口停住了脚步回头看着克林特,“如果你的面部表情总是像刚刚那样毫无意义的抽搐,我建议你去医疗部看一下。我不希望刚刚的这些情况出现在任务当中。”

???
突然被怼的克林特一脸懵。还好自己性格没对方那么冲,算了,狗咬你你还能咬回去吗?

“我做那些会影响你完成任务吗?”克林特笑嘻嘻的看着门口的人。

对方没说什么,只是多看了他一眼就离开了。

*
了解一个人都是需要时间的,任务越多,克林特也就越了解对方。

至少他自己觉得了解对方了。

其实斯科特并没有看上去的那么神秘(是的他黑进九头蛇的系统去查了对方的名字,这么普通的一个名字还让他莫名的失望了很久。他这个人挺没安全感的,所以他一定要把身边的人弄个明白)。而且斯科特在任务之外也特别容易开小差,还喜欢在身边没人的时候自言自语,而且大部分都是在吐槽别人。这些东西都是他自己观察出来的,他曾一度怀疑他的合作伙伴有极度的精神分裂症,只不过是平时控制的好所以病情没有太突出。

但他觉得还蛮可爱的,对方做的那些以为别人看不到的小动作——好吧不仔细看确实看不到,并不是所有人的眼神都和自己一样几乎24小时都停留在斯科特身上——还有一撩就脸红气急败坏的表情。

慢慢的他觉得自己有些喜欢对方,可能是那种好奇的喜欢吧,只是想知道对方更多细节而已,因为对方的个人信息实在是太少了。

所以在“喜欢”这点上他自己打了自己的脸。
他在有一次的任务中提出了一个问题。

那次是在纽约的一个楼顶,他们在观察目标对象。克林特闲的无聊,开口就问。

“嘿,做我男朋友吧?”

对方明显的被这个问题吓到了并且脚下绊了一跤。

克林特差点笑出来,他得忍住,不然可能会被缩小然后丢到不知道哪个空间里面最后只能被饿死。

对方没做回答。斯科特压低了帽檐,抱着胳膊缩了缩。克林特看不到对方的表情。

他没有看到斯科特因为害羞而变的通红的脸颊和耳尖。


“喂?斯科特还在服务区吗?”

“………”

“你不说我会一直问的哦。据我所知你目前还是单身吧?跟我凑一对就不用过光棍节咯。”

“…注意,目标出现了。”对方好像是松了很大一口气,开始检查身上的装备。

“真扫兴。”他架好弓,接着开口,“一会儿完事了之后你想吃什——”

他转头发现对方已经不见了。

切。我饿了。

*
第二次这么问是在三个月之后了。他们被成群的机器人围攻,一句话也不说专心打架显然不是鹰眼的作风,于是他又开口了。 

“您好?斯科特朗先生,考虑一下做我男朋友吗?”

一片沉默。

“不说话就当你默认了哦?”

“闭嘴。我们从西侧的门出去。”

“好不解人情的回复啊。所以你到底同意了没啊?”

他回头,发现对方又不见了。

“!!?垃圾斯科特不同意也不用跑掉留我一个人吧!我不要近战啊!”

然后他身后就突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鞋子,把他身后的杂兵都踩扁了。

“请你专心一点,臭肥鸟。”

“我才不肥——”

最后就是以克林特单方面吐槽斯科特的缺点告终。

*
有时候克林特会和九头蛇的其他官兵吵起来,这样就会被人调侃他与蚁人之间的关系。

比如在他和斯科特形影不离(在别人看来)一同进进出出好几年后。

“弓箭男,找你男朋友哄哄去吧。”九头蛇夫人叉着腰恶狠狠的骂着,“领着你家小矮子哪凉快哪呆着去,不要出现在我的视线里!”

“不好意思臭女人,我单身。”克林特也没给她什么好脸色,“不要再让我听到一句你骂我男朋友的话,我可不是那种不打女人的绅士。”

“你不是单身吗?”九头蛇夫人觉得自己耳朵出了问题。 

“Well、我会继续尝试的。也许他还没同意但我是不会——”

“鹰眼。”一个冷幽幽的声音出现在自己身后,把克林特吓出一身冷汗。“我们该出发了。”

鹰眼和九头蛇夫人互瞪,等斯科特离开了以后夫人才开口。

“胆小鬼。怂鸟。”

“闭嘴!……你觉得他听到我说的那些话了吗。”

“说实话,我觉得听到了。因为他很早就站在那里了。而且你还喊的那么大声——”

“你为什么不告诉我!”

“我哪知道你怂成这样。”

“切。我才没怂。”
但其实他已经心虚到心脏都快跳出来了。

*

还有一次是在训练室。那真是一次尴尬的回忆。

“斯科特,做我——”

“你真的很烦,下地狱去吧臭鸟。”

“我可不会下地狱哦,弓箭手都不会下地狱的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是不是很想知道为什么?快问我吧~不想知道为什么吗?”

“啧…为什么。”

“因为我们是爱神丘比特啊——”说完他对着斯科特做了一个迷你的射箭手势,“快喜欢上我吧小蚂蚁!”

然后他就被气急败坏的斯科特用放大飞盘怼了。于是他一整个下午都弯着腰顶着天花板坐在训练室里无处可去,直到晚上饿到神智不清腰酸背痛才被斯科特缩小到正常状态。这期间还有好几个来训练的人见到自己这副样子。

*

他们就这样打打闹闹偶尔吵下架相处了那么多年,克林特自己都没意识到已经过去这么久了,但他的表白还没有成功、因为斯科特从来都没有回应过他也没说过喜欢他。这让他多少觉得有些挫败。

这已经变成他的口头用语了,想起来就说说没想起来就算了。

然后他就一直没记起来,任务充实了两个人的日常。忙到没有时间见面,他也就把这事情忘了。

直到他的肺部和腹部中了枪。

他躺在血泊里,身上的肩带和皮衣勒得他心慌,唯一只有枕在自己头下的腿部肌肉还算贴心。

他的视线有些模糊,耳鸣个不停。连呼吸都疼。

他感觉到斯科特握住了自己的手,告诉自己再坚持一下,等会儿就带他回家。

他哪有什么家啊?
虽然很肉麻,但确实只有斯科特在的地方才是他的家。

“嘿……你看我都要死了…还不和我多说些话吗?”克林特艰难的呼吸着,从牙缝里挤出这些字词想让气氛活跃些。

“闭嘴,省点力气。”

“对了…你愿意做我男朋友吗?”

斯科特这次才低头,他认真的盯着这个烦了他好几年的厚脸皮弓箭男。他看着克林特嘴角挤出的笑——对方肯定是想让自己说这种话的时候帅一点,然而这并没有改善他现在狼狈的样子。

斯科特顿了一下,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。仿佛有什么东西卡在了喉咙里让他无法发声。

斯科特摘掉帽子,把额头抵在对方的眉间。克林特看不清对方的表情,所以他干脆闭上了眼睛。



“你是傻吗,我一直都是你的男朋友啊。”

评论(4)
热度(37)

© 小亨利的幻视脑袋 | Powered by LOFTER